笔趣阁
会员登录
首页 >玄幻魔法 >明鸿之宿命之战 > 第七章 甲虫

第七章 甲虫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看现在这情形,似乎他王篱笆还给野人当了一回厨子,不但准备了小菜,还准备了血食,更惨的是这血食还是他自己,那是想有多憋屈就有多憋屈呀。

可将王篱笆喂到嘴边,野人就气愤地怂了怂鼻子,一脸恶心地将他拍到了石洞壁上,砸了个七荤八素眼冒星光,一股腐烂的味道从野人的鼻子中窜入,令它直恶心的都快吐了。原来是王篱笆涂的那腐败药膏起了作用。

野人又将言书拎了起来,如同丢豆子一般高高抛起张嘴接住,一嘴咬下,尖牙嘎嘣一声响,就像是咬到了石头上,囵叭两下嘴,想要吐出那石头。

可就在此时,一股深深的恐惧却涌上了野人的心头,就在这一刹那,一股子剧痛从那野人的上牙膛传来,如同钻头一般一个劲儿的往脑子里窜,野人双手抱头惨叫连连使劲用头撞击着石壁。

这会儿哪里还有进食的功夫,一口吐出言书,双手直接伸进嘴里一阵猛掏,可是除了那血液如同泄了闸口的水一般直接从嘴里涌出,啥也掏不出来,阵阵巨痛又从上而下向着五脏六腑窜去,疼的野人双手在身上一阵扒拉,自个儿将身上弄的一身血印,那是皮掀骨折满地打滚怎一个惨字了得,哀嚎之声从洞内而出如同扩音喇叭一样散向四野,四周的动物纷纷四处窜逃作鸟兽散。

可就是在这野人满地打滚儿的时候,那双脚伸弹间,就恰巧不巧的将王篱笆踢了个正着,被踢的一头撞在石壁上,险些晕了过去。这人倒霉的时候还真是吃水呛晕,喝粥都塞牙啊!王篱笆惨叫着,半晕乎儿的赶紧往边上挪了挪地儿避开了些。

说着野人还真是生命力顽强,光是那哀嚎声都持续了两个时辰,震的王篱笆耳膜生疼,吔吔呜呜的又呻吟了一个多时辰才彻底歇了菜。

天不绝我呀!王篱笆忍着巨痛心里感叹。虽说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,他还是想知道这野人是怎么挂的,毕竟他作为一个药师,能令强大的气魔野人都惨死的法子他还是很有兴趣的。

王篱笆小心翼翼地,先用手指戳了戳那野人的身体,再用些许力气踹了几脚,确定野人已经凉透了,才大胆的认真检查起野人来。

野人尸体看不到外力破坏的伤痕,除了那些野人自己抓挠的满身血印,思索几番,王篱笆又搬开了野人的嘴。

王篱笆连忙闪身到一旁,一只指甲盖大小的金色小甲虫,从那野人的嘴里一射而出,还好是闪的快,不然那虫子就会飞到王篱笆的脸上了。

想想方才那气魔野人的惨状,王篱笆瞬间额头巨汗,难道就是这金色甲虫杀了气魔野人?王篱笆疑惑的来到甲虫面前,那甲虫,只是展了展一对甲壳下的透明薄翼,便转头朝着还在躺地上的言书爬了过去。刚才野人的惨状若真是这不知名的甲壳虫所为,王篱笆可以想像言书接下来的下场。全本小说

然而几个呼吸过去,言书却眼见着脸色好转,气息稳定,猛地转醒了过来,反而吓了王篱笆一个趔趄。

“你没啥毛病吧?”王篱笆害怕的躲到一旁问。

言书眼见此人没什么歹念,放下戒心道:我很好,谢谢大叔救了我。”说完又连忙磕了三个头。

王篱笆可就在不久前,自己还算计于这言书一翻,心里一阵别扭,摆手道:“哎,好了好了,你也别谢我,那是你自己命硬。”说完还不停的环顾四周想确认那不知名的金甲虫是不是真的消失了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 [简体版]
(本章节第1页/共2页)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